带来文化-张正友和王旭东还具体讨论了科技如何更好地保护和创造文化-罗定市新闻

  • 时间:

携号转网试运行

王旭東院長認為,我們要和這個時代同頻共振。博物館里的文物都是人類幾千年甚至上萬年的智慧結晶,過去因為科學技術進步和觀念的問題,並沒有讓豐富的文化寶庫惠及百姓。數字時代需要樹立共享的理念,要利用數字技術把保護成果、研究成果傳播出去,讓更多的人了解它。要讓文物儘快地數字化,建立起實現共享的數據庫平台、傳播平台,僅靠文博領域的人是做不到的,這需要合作。所以,故宮博物院跟騰訊等公司、機構的合作都是為了能夠轉化出去,讓更多的人了解和受益。

對於虛擬現實的邊界,劉杉認為從純技術的角度來講,可能邊界會越來越模糊,甚至會消失。從哲學角度,這個邊界會不會消失取決於我們希望不希望它消失,或我們接受不接受它消失。

張勝譽的研究領域主要是量子計算、算法設計、計算複雜性分析和人工智能基礎研究。對於嚴鋒老師提出的「遇事不決,量子先行」的幽默問題,張勝譽認為量子技術也只是眾多技術的一種,它和納米技術、人工智能都是眾多技術中的一種,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張勝譽解釋說,量子力學基本上是要理解以微觀世界為切入點的整個自然界。微觀世界里的互動與宏觀世界的互動互為參照。而量子與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的結合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我們對外當然希望理解自然界,對內也希望理解人類自身」。張勝譽也同意人文學者們的意見,他表示,「不管是人工智能還是將來任何一個技術,還是應該儘早設計一個倫理框架,不要讓它走出這個框架。數字和信息技術不是洪水猛獸,可以與人文及藝術相輔相成」。

王旭東院長認為,數字時代文物保護領域的研究成果共享更多的應該是一種公益性質,初期投入有一些要投入需要收到,但到一定時候希望就是免費的。

畢淑敏對數字時代人的心理狀態和幸福體驗,有着自己敏銳的觀察和體驗,她認為一些技術針對了人性的弱點,它諂媚了人性中幽暗的部分,如自拍美顏功能。科學是中性的,那麼技術就帶有強烈的傾向性。她希望技術從業者具有更高的人性。

DoNews11月10日消息 (記者 費倩文)我們正處於一個全面數字化的時代,如何應對技術與變化帶來的焦慮,在新的數字世界安然棲居?11月9日,在第四屆騰雲峰會上,38位來自文化藝術與科技領域的專家分別以「向善·科技與文化」、「創造·科技與藝術」和「溫度·科技與人」三個主題展開精彩的對話。

而建築師青山周平則具體關注到了科技對人生活空間的改善作用,他還介紹如何把北京衚衕大雜院改造為小型的民宿,保留住城市的獨特記憶。他認為工業品是可以複製、替換,他正在探索如何將工業品改造為獨特有個性的手工品、有創造性的材料。

「科技還為藝術創作帶來了更多可能」

在談到對「善」的理解時,哲學家周國平認為,善是哲學中一個特別重要的概念,從蘇格拉底、柏拉圖到亞里士多德,他們的哲學討論的核心就是善。「善就是好的生活」,周國平認為,從科學技術的角度來說,科學技術怎麼帶給人們一種好的生活,這是向善的含義。在他看來,科技向善要從四個層面去理解,第一是功用層面:科學技術給人類生活各領域帶來進步、便利和效率,也可以對人類文化有保護作用。第二是社會層面:公平正義和科技普惠,知識共享和知識產權的兼顧。「怎麼樣使科技成果給社會各個階層比較平等的享受, 科技普惠就是這樣的概念,包括互聯網上知識共享,知識共享和知識產權的保護怎樣兼顧等涉及公平正義的問題。

畢淑敏還提醒技術對於文化的理解是否準確,要有警惕。所以,在數字世界安然棲居,要首先確定數字世界並不是整個的世界,在數字世界以外,永遠有一個真實的世界。安然應該是安全、是安寧,這個然是自然、是天然。

科技的爆髮式發展,為藝術提供了更多表達方式。但藝術家在做藝術時,不要害怕被強大的科技衝擊。從科技工作者的角度來講,更希望藝術家要有藝術的內核,科學技術會積極服務藝術。目前,整個社會都有焦急的情緒,科技和文藝界需要積極應對。

張正友博士是世界著名的計算機視覺和多媒體技術專家。在上午的對話中,他和故宮博物院院長王旭東、哲學家周國平、科幻作家郝景芳一起,就科技與文化的關係以及科技如何向善進行了深入討論。?

第三個轉變就是藝術工作者的使命的轉變。藝術家對於倫理的輸出也成為今天這個時代非常重要的一種價值輸出。」

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教授費俊認為,目前一些藝術在過度消費高科技,利用科技本身的紅利來成為作品的內核。在他看來,在數字世界安然棲居最好的方法就是學會和焦慮一起棲居,「我們要學會去使用這個焦慮,甚至控制自己的焦慮,接受它。藝術工作者要去接受或者去學習三種轉變:第一個是工作場域的轉變,虛擬空間和現實空間消失邊界融合在一起,構建成一種我稱之為新興的叫混合空間。

第二個是工作方式的轉變,我們要用真正具有實驗室能力的工作方式來去應對。

劉杉認為,技術和科學有很多共性,其中一個共性就是創造,都是要用心去創造,另外一個共性是對於極致的追求。從古至今,藝術和科學從來就沒有分開過,一直是在深度融合。科學是理性的藝術,藝術是感性的科學,它們都是對真理的探求。

第四就是精神層面:即對精神價值的尊重。科技能否讓人的精神生活得到更好的發展。人工智能等科技的發展是否要遵循一些自然的基礎規則?科技促進物質進步的同時,要想提高人類精神生活的品質,就需要科技和人文進行合作,來解決這個問題。

第三是倫理層面:在生育干預、基因工程、克隆人等層面,對人性價值和人類倫理價值的尊重,科技的倫理底線究竟在哪裡?現在科學發展最前沿的是生命科學和計算機科學,其中很多涉及對人類倫理、家庭倫理的挑戰和威脅。他提出要從倫理角度探討科學技術的邊界問題。

「我對人類的未來,對數字世界抱有審慎的樂觀,我並不覺得科技能夠直接的帶來幸福,幸福永遠是靈魂的成就。科技在不斷改變着幸福感的內涵,為人類的幸福提供更多便利條件。因此,對於增進個體幸福感而言,科技的進步是其很重要的來源。但切記,它並非惟一來源。不能認為只要有了科技,就必定導致幸福。說到底,幸福是靈魂的成就,而絕非其它。」

世界越來越複雜、多維,劉杉認為應該找到平衡,劉杉以VR導覽產品舉例,人們可以足不出戶在家看各種文物古迹和博物館,但任何事情都有兩面,可能會造成人們懶得走出家門。因此,科技越發展越應找到平衡點,「無論是科學還是藝術,我們還是需要去握住它的靈魂。」

「科技拓展生命疆界,人文守護心靈道路。」

「我們每個人都在和自己的手機配合,隨時演雙簧發佈給世界,那發佈給世界這個的是真實的你還是另外一個你?或者部分的你或者假的你,我們其實越來越沒法判斷。」徐冰說,作為藝術家,他並不關注科技技術本身,而他關注的是科學技術給人們生活方式、給人類思維方式帶來的改變,而從中提取出一種創作能量,更多的支撐創作的思維、創作的靈感和動力,這是他面對這個世界的工作。

作為藝術家,徐冰認為數字科技帶來的未來世界,會是一枚雙刃劍:「人類總想着造出機械人來代替自己,但人類一定是在造出機械人之前,先把自己弄成AI人與自然人合體的「怪物」。眼看着壽命增長的目標有可能了,一旦這天來臨,我們現在所討論的文明問題、知識、價值觀,幾乎一切都需要推倒重來。」

張正友和王旭東還具體討論了科技如何更好地保護和創造文化。

所以他認為,藝術作品裏面如果只有科技,藝術家不能夠提供很強有力的藝術概念,科技藝術馬上就會成為舊藝術,因為總有新的科技出現。

「科技與人文的結合是科技向善的必由之路」。「棲」主題數字藝術展的策展人、數字中國創始人王泊喬進一步展望了未來世界藝術的可能:他說,「藝術和科技邊界消失,靈魂將在精神宇宙自在遨遊。以後人類也許會通過科技跟世界萬物在生理和心理上相連,而藝術與科技的混合空間也許正是大家的精神棲息之所。

對於科技與藝術,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徐冰表示,他看過一些科技科技藝術展,往往是只有科技而沒有藝術,缺乏藝術的思想波動。很多有意思的作品,不是藝術在吸引觀眾,是科技在吸引觀眾。

在上午的論壇對話三單元上,圍繞科技創造的「溫度」,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嚴鋒介紹說,因為技術帶來了很多的複製,很多的虛擬結束應用,甚至出現了造假應用,主播千人一面,我們看到的只是技術虛擬出來的美麗外殼,真實鮮活的生命在哪裡?一直是科幻迷的他對未來充滿了憧憬:「科技拓展生命疆界,人文守護心靈道路。」著名作家、心理學家畢淑敏、建築設計師青山周平和騰訊量子實驗室負責人張勝譽博士就科技與人的關係進行了深入討論。

談到 「科技向善」,王旭東院長認為,當人的善大於惡的時候,科技一定會向善。所以,科技向善主要還是人的向善。

「科技向善,探索有想象力和有溫度的未來」

身為科幻作家的郝景芳,曾就讀於清華大學物理系,後來讀了經濟學的博士,一直用業餘時間寫小說,目前在做很多與跨界相關的工作。她很認同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關於科技向善的分享,認為科技、藝術和文化,都是推動人類歷史走到今天不可或缺的力量,而科學人文、藝術歸根到底應該是人性,人們內心深處天然就渴望真善美的合一,現實生活中也不應把科技、人文、藝術分得那麼開。「今天的科技,就是未來的文化。人類應該努力縮小不同人群的認知差距,讓科技帶來的美好生活被所有人共享。」

張正友舉例說,騰訊已經在科技向善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如 AI+農業,用人工智能技術來種黃瓜,能媲美有20年經驗的農業專家;此外還有用保護野生動物、人臉識別技術打拐尋人等。歸根結底,科技要深入到各行各業為人類服務,並不是要去控制人類。

對於周國平的擔憂,從事科研近35年的張正友作為科學家,秉承「科技有道,擇善而行」的理念。他從歷史角度分析說,人類經歷過多次技術革命,但每一次技術革命都極大促進了人類社會的進步,人類即將進入信息智能化的社會。張正友相信人類有足夠智慧解決新技術帶來的負面影響,短時間內人工智能不會發展到具有毀滅人類的能力,在未來即使有了這樣的能力,人類也有智慧控制。社會、政府需要有政策和倫理規範,讓技術最大程度上服務於人類,防範壞人利用作惡。企業也要從社會價值角度、人類價值角度選擇,負起責任來。

除了助力文化的保護與創新,科技還為藝術創作帶來了更多可能。劉杉博士就致力於以技術塑造人類未來生活的全景式、可交互的媒體形態。在上午的論壇對話二單元,她與用多媒體技術進行藝術探索的三位實踐者徐冰、費俊、王泊喬就科學與藝術的融合進行了討論。

今日关键词:周琦当选周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