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公里-存在于各大社区的团购群对实体生鲜超市的冲击更厉害-童装资讯

                                            • 时间:

                                            诺基亚7.2曝光

                                            「因為藉助微信群,獲客成本較低,售價有優勢。」濟南樂團平台的負責人高廣濤告訴經濟導報記者,「與傳統線下門店相比,社區團購省去了地租、人力成本,採用預售模式,以銷定采;社區團購可以從原產地、工廠、大型中轉倉直達社區,最後100米由團長負責或者由消費者自提,降低了每單履約成本。」高廣濤表示,「因為量大,可以大批量採購,整車從生產基地拉貨,損耗少,成本較低。價格約比便利店便宜1/3。」

                                            在張勁松看來,雖然都在拼社區的「最後100米」,但不同的玩家有不同玩法。

                                            互聯網獨立分析師張勁松在接受經濟導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即便生鮮賽道充滿「血腥」的競爭,但對社區生鮮這座「富礦」而言,只要堅守最本質的規律——把握好供應鏈、消費者需求和商品品質,任何玩家都有機會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主要看誰會玩,誰在堅持用心玩。從目前市場來看,很多平台已經表現出了高度同質化的特點,這很可能成為一道壁壘。」張勁松表示,平台需要不斷推陳出新、不斷拓展市場、不斷提高消費者忠誠度,逐步形成完善的產品供應鏈、進貨查驗標準、盈利模式、售後維權細則等。巨頭電商的優勢在於,資本、渠道、資源和經驗都比較豐富。但是大多數的小玩家在選擇商品、運營方式、社區管理上的靈活性要比巨頭電商強,光這一點,小玩家也不會輕易被打死。

                                            「所以說,即便生鮮賽道充滿『血腥』的競爭,但只要堅守最本質的規律——把握好供應鏈、消費者需求和商品品質,任何玩家都有機會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生鮮超市扎堆並非個例,而是非常嚴重。經濟導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在1.5公里長的濟南市山大北路上,就有高度重合的生鮮超市8家,甚至在400米的範圍內就有2家果唯伊的水果超市。

                                            一個小區有6個團購群除了上述實體店外,存在於各大社區的團購群對實體生鮮超市的衝擊更厲害。

                                            「忙一個月剛能保本」「競爭太激烈了,不好乾。」6月29日,濟南一社區店——「鮮鮮」超市負責人孫靜波在接受經濟導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周邊1公里範圍內和我類似的生鮮超市有4個,而且每個小區還有各種團購群,更為重要的是一些生鮮電商也在大面積布局,未來的競爭更激烈。」

                                            正如孫靜波所說,經濟導報記者注意到,在他的店裡,普通的西瓜售價為1.19元/斤,葡萄售價為7.59元/斤;距離其不遠的另外一家店裡,西瓜的售價為1.20/斤。葡萄售價7.79/斤;而在七里堡批發市場,西瓜的零售價格為1.20元/斤,葡萄的售價為8元/斤。

                                            「現在這個小區內有3個團購群,而且很多產品的進價比我們低,沒有房租等成本,因此售價也比較低,對我們的衝擊很大。」孫靜波說道,「有些產品,其售價竟然比我的進價還低。」

                                            在高廣濤看來,現在競爭激烈,「你我您」、「松鼠拼拼」、「十薈團」等較大平台的社區群覆蓋了濟南各個小區,同一小區多家並存的情況時有發生。

                                            「現在無論是社區團購、實體生鮮超市還是頭部的電商平台,產品同質化嚴重。而且隨着競爭者的加入,一些規模比較小的經營情況會越來越差,甚至出現長期虧損的狀態。尤其是社區團購這一塊,真正能做大的只有那些背靠B2B平台,下游有分銷網絡,上游有供應鏈資源及倉配體系的平台。」高廣濤表示。

                                            作為一家社區團購群的團長,濟南市民張淼淼對競爭帶來的感覺非常明顯——掙錢少了。「去年整個社區就2個團購群,競爭有但不是很大,我每個月的傭金都在7000元以上,偶爾能破萬,現在整個社區有6個團購群,競爭激烈,往往一個用戶會同時加入幾個群,哪家便宜買哪家,哪家有自己喜歡的產品買哪家,結果就是,今年每個月的傭金一直在4000元左右徘徊。」

                                            孫靜波的超市位於濟南市柳行小區,雖然周邊小區不少,但生意並不太好。「別說掙錢了,現在也就是剛能保本,說句不好聽的,我現在都準備將店兌出去。」孫靜波說道,「現在每天早上一睜眼,我就欠着別人1000元錢左右。」

                                            ◆導報記者 劉勇濟南報道近日,每日優鮮宣布與騰訊達成戰略合作,啟動「智鮮千億計劃」,兩年後將成長為千億規模的生鮮零售平台。實際上,對社區生鮮虎視眈眈的並非只有大的互聯網平台。互聯網零售巨頭、生鮮實體店以及社區團購等都想分得一杯羹,一場生鮮領域的貼身肉搏戰就這樣拉開帷幕。

                                            在張勁松看來,雖然普通的實體生鮮超市現在運營相對比較困難一點,但因為生鮮不同於其他的零售商品,其核心的競爭力在於對供應鏈的把握程度,供應鏈決定了生鮮品牌面對消費者時的最終話語權。

                                            「雖然有些生鮮的購進價格比價低,但由於競爭激烈,賣不上價去。」孫靜波說道,「再加上為了吸引人氣,每天還要有特價產品。更為重要的是,這裏距離七里堡批發市場不到2公里,受批發市場衝擊不小。逢年過節的時候,每天收入能達到2500元,但大多數時間都在800元,平均下來,一年掙不到多少錢。」

                                            他給經濟導報記者算了筆賬:房租每年20萬元,平均下來每天555元(一年按360天計算),每天的水電費在100元左右,再加上人工費用,基本上每天固定成本就是1000元左右了。

                                            據經濟導報記者了解,現在樂團入駐100個社區平均每月的銷售收入在2萬元左右。「和去年相比,收入出現了下降,而且比例還很大。去年每個社區平均月銷售額在3-4萬元之間,最厲害的一個團長曾經一期就有4萬多元的銷售額。」

                                            而在長度為3.5公里左右的山大南路,這樣的生鮮超市竟然有21家,100米內甚至有6家生鮮超市。舜怡佳園門口左右各100米的距離內,大小果蔬店等有8家。此外還有統一銀座和華聯超市等多家便利店。

                                            生存之道儘管已經有了盈利,但在高廣濤看來,生存不易做大更難,對目前「白熱化」的社區生鮮「貼身肉搏」他有些許擔憂。

                                            今日关键词:江西托管所凶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