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公安-“该案是检察机关在审查侦查机关移送的恶势力团伙犯罪案件中,注重对侦查机关移送的犯罪实行串并研判,从聚众斗殴等人数众多的暴力案件中,敏锐发现涉黑犯罪线索,深挖细查,以发现的涉黑线索为突破口,审查起诉期间积极引导侦查取证,最终查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事实,并得到法院判决认定的典型案件-文成新闻

                                          • 时间:

                                          乔碧萝自称患抑郁

                                          2017年12月20日凌晨4時左右,公安機關接到的士司機報警稱,在江北機場啟航路中段有數十人持砍刀鬥毆。

                                          現場附近的監控畫面還原了事發場景:幾名年輕人持砍刀、鋼管砍砸一輛中型客車,並向該車投擲汽油燃燒瓶。此時,一輛越野車掉頭加速將砍砸客車的幾人撞倒在地,隨後多人下越野車與包括被撞的幾人在內的多人對砍,作案后雙方很快逃離。

                                          時間到底有多緊迫?因為吃麵條最節省時間,單位旁邊的麵館是他們最常去的,他們吃麵條都快吃吐了。

                                          「他們選擇打架的地點在機場主幹道上,與飛機航道線隔得很近,對機場正常秩序和社會治安都造成比較惡劣的影響。」渝北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冉義智說。

                                          今年1月21日,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罪惡行徑被徹底終結: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成某、黃某等14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聚眾鬥毆罪、尋釁滋事罪、開設賭場罪、販賣毒品罪一案進行公開宣判。

                                          民警調查發現,聚眾鬥毆的這些人,就是盤踞在渝北區雙龍湖和回興那邊的幾個團伙,因為爭奪市場份額引發了糾紛,雙方約定12月20日凌晨,在機場啟航路東側聚眾鬥毆。

                                          幾十人、砍刀、汽油瓶……有着20多年辦案經驗的游中立敏銳地覺察到一絲異樣:誰有這麼大的能量組織這麼一個團伙聚眾鬥毆?背後會不會有一個更大的犯罪集團存在?

                                          第三,成某等人在當地通過有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造成1人死亡、1人重傷、3人輕傷、5人輕微傷,對該區域娛樂場所形成重大影響,對當地社區居民、經營者形成心理強制,嚴重破壞該區域經濟、社會生活秩序,具備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行為特徵和危害性特徵。綜上,對該犯罪集團應當以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定罪處罰。

                                          接下來的兩個多月里,游中立帶着檢察官助理于武強將工作地點搬到了專案組,與辦案民警同吃同住,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沒有休息過一天。

                                          與此同時,游中立發現了一個非常緊迫的現實:由於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中的兩起案件已於4個月前由渝北區人民檢察院移送起訴,根據法律規定,檢察機關最長只有六個半月的審查起訴時間只剩兩個半月。

                                          為此,游中立還向警方提供了一個偵查思路,即抓捕該團伙中負責管賬的唐某。警方抓獲唐某后,在其房間中搜出了該團伙最近兩三個月的賬本,此後警方還在銀行調取了長達800多頁的流水,加上微信轉賬記錄以及唐某的供詞,警方最終查明該團伙違法犯罪所得210多萬元,該團伙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經濟特徵明顯。

                                          2015年底以來,成某、黃某等人有組織實施13起違法犯罪行為,造成1人死亡、1人重傷、3人輕傷、5人輕微傷的嚴重後果,嚴重破壞了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成某、黃某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並限制減刑;王某、唐某等12名被告人被判處17年至兩年3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該案系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工作開展以來,重慶中院判處的首例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

                                          「現場一片狼藉,有大量刀具和一些燃燒瓶碎片,還有被撞壞的車輛,當我們去的時候,鬥毆人員已經全散了。」重慶市公安局渝北區分局刑偵支隊有組織犯罪偵查大隊大隊長胡洋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該案是檢察機關在審查偵查機關移送的惡勢力團伙犯罪案件中,注重對偵查機關移送的犯罪實行串並研判,從聚眾鬥毆等人數眾多的暴力案件中,敏銳發現涉黑犯罪線索,深挖細查,以發現的涉黑線索為突破口,審查起訴期間積極引導偵查取證,最終查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事實,並得到法院判決認定的典型案件。」重慶市檢察院一分院檢察一部主任馬洪偉介紹說。

                                          最終,兩個月時間里,檢方向公安機關共計提出補充偵查意見320多條,查看作案現場10多次,複核證據數百份,引導偵查機關補充證據材料117冊,新增有組織的遺漏犯罪事實8件、違法事實3件,補充移送涉黑成員14人,最終形成的審查報告多達65萬余字。

                                          從2018年11月26日受理,到同年12月7日召開庭前會議,再到12月13日、14日分別公開開庭審理,直至2019年1月21日公開宣判,合議庭共查看案卷153冊,最終形成了10多萬字的判決書。

                                          為搶佔「業務」市場,成某、黃某先後糾集10多名刑滿釋放人員、社會閑散人員充當組織成員,有組織實施聚眾鬥毆、故意殺人、故意傷害、尋釁滋事、販賣毒品、開設賭場等多起違法犯罪活動,逐步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

                                          引導偵查兩個多月未休息一天

                                          「對公安機關搜集到的所有證據,不管多晚,我們都要當天審查。第二天一早,我們就要把需要繼續偵查的線索、方法、取證內容用書面形式告知公安機關。」游中立說,引導偵查的過程也是對案件的審查過程。

                                          2015年9月開始,成某、黃某、王某通過向附近歌廳等娛樂場所提供有償陪侍的方式謀取經濟利益,總收入210多萬元。

                                          隨着專案組深入調查,以成某、黃某等為首的黑惡勢力實施的十幾起違法犯罪行為被一一查明。

                                          依法審查確保審判工作順利推進

                                          其次,該組織通過向娛樂場所提供有償陪侍服務、開設賭場、販賣毒品等違法犯罪活動聚斂錢財210多萬元,將上述錢財作為組織經費,為組織成員發放生活費用,為在違法犯罪活動中受傷的組織成員支付醫療費,資助被司法機關追究責任的組織成員藏匿,為被司法機關抓獲的組織成員上賬,賠付被害人經濟損失及供成某等人日常消費使用,以此籠絡組織成員,維繫組織的生存、發展和壯大。該組織還通過接受請託為他人助勢等違法活動獲取經濟利益。具備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經濟特徵。

                                          鬥毆不報案按「江湖規矩」處理

                                          這起涉黑犯罪案件進入警方視野還得追溯至2017年底。

                                          「該案系我院2018年以來受理的首例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也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重慶市首例由中級人民法院一審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該案承辦法官、重慶市一中院刑一庭審判員張潔告訴記者,為確保本案審判工作順利推進,市一中院成立專案領導小組,合議庭由具有豐富審判實務經驗的法官組成。

                                          「這個案件啟動偵查、引導偵查、審查起訴、製作報告都同步進行,補充偵查取證結束之時就是檢察官審查完成之時。是檢察機關、公安機關『大控方』相互配合、共同打擊黑惡犯罪的經典案例。」游中立說。

                                          「案件審理過程中,合議庭認真梳理案情,嚴把事實、證據關,嚴格按照黑社會性質組織的4個特徵進行審查,認為該犯罪集團有組織地多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打擊競爭對手,攫取經濟利益,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五款所規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特徵。」張潔說。

                                          本報記者 吳曉鋒 戰海峰2018年8月27日,一份關於黑惡勢力犯罪的起訴意見書送到了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檢察官游中立的辦公桌上。

                                          談及該案審理的重點、難點,張潔說,重點是該組織是否構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而難點是組織的形成、發展時間跨度較長,部分犯罪能否認定為組織犯罪,以及組織非法獲利數額的確定等。

                                          合議庭認為,首先,該組織成員人數眾多,層級分明,組織、領導者及骨幹成員固定,多次共同實施聚眾鬥毆、故意殺人、故意傷害、尋釁滋事、開設賭場、販賣毒品、為他人聚眾助勢等違法犯罪活動,壯大聲勢,結成了較為穩定的犯罪組織。成某通過以經濟利益籠絡,庇護、窩藏與他人發生糾紛的組織成員,為組織成員提供槍支、砍刀等作案工具,制定組織紀律,對違反組織紀律的組織成員進行懲處等方式管理、控制組織成員,具備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特徵。

                                          「他們有比較嚴密的組織規定,比如不允許團伙成員私自在外面打架,必須要由『老大』下達指令。」冉義智說,除非是群眾報案,他們自己不會報案,之後就雙方自行解決,自行到「江湖上」去處理。

                                          「其間,戴仕俸檢察長、分管副檢察長冉勁多次聽取我們關於案件進展情況的彙報,及時提出指導意見。」游中立說。

                                          經與重慶市公安局渝北區分局就案件相關情況進行溝通后,公安機關隨即重啟調查程序,重新審查、提訊被關押的犯罪嫌疑人,這起聚眾鬥毆案件背後隱藏的組織犯罪很快浮出水面……

                                          案發後,渝北區公安分局調查得知,被撞並被拖行幾十米的陳某最終在醫院不治身亡,年僅20歲。

                                          8月9日,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對該案終審宣判,維持一審判決。

                                          「這個場面真像電影里的畫面,暴力行為給人視覺衝擊力非常強烈。」游中立在查看機場旁凌晨那起鬥毆案視頻后感嘆道,該團伙存在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線索。

                                          在建議渝北區公安分局重新成立專案組后,游中立受重慶市檢察院一分院檢察長指派,第一時間進駐專案組介入引導偵查、協同辦案。「如果等公安機關偵查完畢移送到我們這裏,我們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完成審查工作。」游中立告訴記者。

                                          在調查該團伙是否具備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經濟特徵時,最初的調查結果顯示該團伙聚斂錢財30萬元左右。對於這個數據,游中立很是懷疑,要求重新偵查。

                                          今日关键词:陈乔恩回应脱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