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凉茶-非洲友人在长沙中暑的新闻并不罕见-新闻两则ppt

                                              • 时间:

                                              苹果重返CES

                                              來自西非國家尼日爾的阿里。圖/記者金林

                                              長沙熱,還是非洲熱?不少非洲的小夥伴表示,長沙比家鄉熱多了。在長沙,除了需要空調24小時開放,冰可樂和冰激凌也是夏日必需品。

                                              為了降暑,阿蘭經常買雪糕、西瓜吃,最直接的辦法是洗涼水澡。阿蘭說,因為溫度過高,他每出去一次,回來就要衝澡。在長沙高溫尤其猛烈的這幾天,他每天平均要衝七次澡。而在盧旺達,最熱的8月和9月,阿蘭每天最多只需要衝兩次澡。

                                              「與非洲某些地區相比,長沙確實還熱些。」專門負責非洲藝人工作安排的小栗表示,烏干達的年均氣溫在20多度,一年四季溫度變化不大,

                                              如果要評選夏日最難喝的解暑飲品,藿香正氣水應該榜上有名。在長沙市河村非洲文化園的一群烏干達的藝人,第一次喝這種「解暑良藥」時,臉上的眉毛都皺成了「川」字形,但還是齜着牙「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小栗表示,藿香正氣水的祛暑功效比較強,所以園內會給這些烏干達的朋友發放,並提醒他們在太陽很大、感到不舒服時才喝,以防止他們在戶外跳舞或雕刻時出現嘔吐、頭暈等癥狀。

                                              (原標題:當非洲小哥遇上藿香正氣水…… 盧旺達小哥感覺自己今年在長沙「更黑了」 )

                                              在長沙度夏避暑,最狠的一招是什麼?

                                              跟長沙比起來,烏干達熱得太普通

                                              在長沙市河村非洲文化園工作的一群非洲藝人,因為需要戶外工作,為防止中暑,藿香正氣水成了他們這個夏天的標配。每次喝的時候,他們不堪忍受的表情,在園區小姐姐看來,就是一場表情包大賽。

                                              長沙的酷暑很難熬。一位來自盧旺達的小哥說,自己忍不住一天要衝7次澡。本來就是黑色肌膚的他,感覺自己「今年更黑了」。

                                              喬瑟夫是長沙市河村非洲文化園的一名雕塑藝術家,來自烏干達,今年30歲的他在長沙待了4個月。他說:「長沙太熱了,烏干達還涼快些。」同樣是雕塑藝術家的賽米歐也贊成他的看法,「如果我的家鄉烏干達有28℃的話,長沙給我的感覺能有40℃」。兩位來自烏干達的藝人都表示,跟長沙比起來,烏干達熱得太普通了。

                                              空調?冰激凌?冰西瓜?冰可樂?不,很多人真正的避暑絕招是藿香正氣水。你有沒有想起被它支配的恐懼?

                                              不會像長沙夏季出現炎熱高溫。

                                              非洲友人在長沙中暑的新聞並不罕見,刮痧、喝涼茶、藿香正氣水成了非洲友人度夏必不可少的一環。

                                              喝藿香正氣水像一場「顏藝」比拼

                                              為防止園區員工中暑,長沙市河村非洲文化園每天早上都會熬制涼茶給非洲藝人們喝。對於喝慣涼茶的人來說,它的味道可能很不錯,但對不習慣涼茶的非洲朋友們來說,這是一種煎熬。除了每日涼茶的第一重關外,藿香正氣水才是「難過的關卡」。

                                              藿香正氣水的味道,想必大家也都嘗過。小栗笑着表示:「看他們第一次喝的時候,像是欣賞了一場『顏藝』大比拼。」眉毛擰作一團,閉眼齜牙、嘴巴下咧,咕咚咕咚地咽下一整瓶。

                                              最近每天平均要衝七次澡今年21歲的阿蘭是中南林業科技大學的一名留學生。2018年9月,他就感受到了長沙夏天的威力。比起家鄉盧旺達,長沙的天氣對他來說「toohot(太熱)」。今年7月,長沙的天氣直飆38℃。阿蘭感受到,今年夏天與去年相比更熱,自己也更黑了。

                                              本報記者馬慧實習生尹詩媛長沙報道

                                              近期,由於長沙天氣炎熱,河村非洲文化園進入接客淡季,非洲藝人的工作量也有所減少。除每天上午9點至10點藝人會在戶外進行舞蹈表演外,其餘時間非洲藝人更願意待在空調室里學習舞蹈、茶藝、打鼓、打磨雕塑。園區運營負責人王婷表示,有時在路上遇見中方工作人員還會用手擦掉額頭的汗,使勁地搖頭,用英文說「長沙熱」。他們還會開玩笑地說:「太熱了,出不了門啊。」

                                              今日关键词:孙兴慜一条龙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