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新房-那么未来哪些城市的房地产市场空间依旧很大呢-兴义新闻

                                    • 时间:

                                    美国爆发反战游行

                                    房价下一轮全盘暴涨至少7-8年内很难再有了,未来只存在结构性机会。过去二十年推高房价的主要是两个因素,一是供求,二是货币。一供求尤其是一二线城市,显然是需要房子的人比盖的房子要多。2000年到2018年这19年,中国总共竣工的住宅刚好是1亿套,但从2000年到2018年我们的城镇化率从36.2%到59.6%,光进城的人口就有3亿多,3人一套都不够。这还没包括本身就已经在城市中的改善需求,和不少三四线以及县城供大于求的现状,把一二线城市给平均了。

                                    比如成都、鄭州、武漢和西安。 二是受大都市圈輻射的「中小型」城市。一個超級大城市圈,中間的那個超級大城市再擴張很難,但周邊的一些200萬、300萬人口的城市,會不會變成500萬或更多呢? 比如上海旁邊的嘉興,深圳旁邊的惠州,以後什麼輕軌、地鐵都通了,發展的是很快的。東京旁邊的東京圈有3600萬人,首爾旁邊的首爾大區有3000萬人,人家都就是這麼一步步把周圍城市連起來的,全國各地的人也紛紛往圈裡跑。三是被大城市群連起來的城市。中國最有潛力的幾大城市群,長三角、大灣區、京津冀、成渝、長江中游等等,隨着國家交通和經濟的發展,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協同作用肯定會更加緊密。 就像上海的工廠要外遷了,他肯定往太倉、崑山、南通甚至寧波去遷,而不可能遷到烏魯木齊去。就還是說長三角,現在有滬、蘇、寧、錫、杭、甬六個萬億GDP城市,未來南通、常州、合肥會不會到萬億呢?這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不知不覺,新世紀已經走過了五分之一,迎來了第二個二十年。 中國老百姓(603883,股吧)對房地產的關心,也持續了十好幾年,時至今日,街頭巷尾茶餘飯後,大家仍然在樂此不疲地討論着房地產的大趨勢。 趁着2020初來乍到之際,和大家輕鬆地聊一下今後十年的房產趨勢。

                                    只是,從前那樣幾年翻幾番的高速狂奔的時期過去了,但作為支柱產業還是沒問題的。不然「不把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也不用加「短期」二字。 不管怎麼說,老百姓對房地產的關心絲毫沒有減弱。2020是個閏年,祝大家看完這篇文章后,能在10天後的年夜飯上,潤物細無聲地大聊房地產,收穫掌聲雷動新年第一響!

                                    (法國巴黎)二是一個國家的城鎮化率達到70%以上(劉易斯拐點),就不再高速增長了。那個時候農業高度發達,農民過得比城裡人滋潤,悠然自得的當個農場主,不願意往城裡擠了。 原來我們的城鎮化率很低,2000年的8億農民,有4-5億人想往城裡跑,但現在我們城鎮化率已經有60%了,只有2億人的空間了,基數明顯不如從前。 三是棚改慢慢退場了。各地的棚改受國家政策和經濟環境的影響,都開始大幅下降。國家不撥款,拆又拆不動,哪還有精力去大拆大建呢?

                                      但现在,以上两个推动房价上涨的因素又慢慢平息了,所以说全盘再大涨很难。 从供求来说,全文第一部分解释了最紧张的供求阶段已经过去,现在全国人均40平的住房面积已经不再是整体的供不应求。从货币来说,我国的M2在2017年4月份后同比增长再未超过10%,一直稳定在8%-9%的水平,现在我们的货币政策趋于稳定,这样就不会有更多的钱流到房地产中,把房价再泡高。 当然,未来的货币政策存在争议,关于明年是否保6的说法就有一堆,但怎么说这几年全球都在降息而我们只降准,所以总体上超预期货币宽松很难发生,国家对货币这一块把控得还是死死的。 所以,我们的房价大概率会进入一个长达数年的高位横盘期,没有像97年香港的那种外力冲击的话,很难大起大落。再想凭着经验主义,短期在房地产捞他个盆满钵翻,已经不现实了。只是某些供应失衡,且经济还在高速发展的城市或区域,还有结构性机会,但这种机会,也是5年以上长持的,长期的。

                                    以上為正文,來自馬強壯

                                    中国房子建设速度基本到顶了,以后建设速度会慢慢放缓。这两年可以明显察觉,一线城市的新盘远没有前几年那么多了,新房多在N环之外的郊区;二线城市新盘稍微多点,但也集中在离市区比较远的地方,三四线城市新房不少,可空置一堆,大量现房出售的广告遍布全城,那种“买房送老婆”的广告都能打得出来。 2018全国的商品房销售面积是17.2亿平,同比增长了1.3%。2019年前11个月的销售面积是14.9亿平,同比只增长了0.2%。 很明显,现在新房的销售规模已经是慢慢减少的趋势,你再很难听到身边的某某某靠卖房子发财了。 以后,新房的建设量和销售量也会逐渐变慢,这几年会是一个高点。 什么敢这么说? 首先,我们要知道这20年的房子为什么建得这么快,主要是三个需求在支撑。一是改善需求。八九十年代大家都住着家属院和集体宿舍,城市人均住房面积不到10平方。那时即便是一个大单位的领导,也是一家人住在三五十平的平房或筒子楼中。 现在人均住房面积是40平方,有的城市达到50平方。这个从10到40的过程,就是大量改善需求购房的过程。二是进城刚需。1978年9.6亿中国人中有82%的农民,城镇居民只有2亿不到,而现在我们的城镇人口已经有7亿左右,大量中国人在这几十年实现了往高能级区域的跃迁。 农村往三四线跑,三四线往省会跑,省会往北上广跑,这种城镇化的速度比我们想象得要快太多,以至于许多大城市规划过早的地铁站,被挤得水泄不通。三是旧城改造。“官二代富二代不如嫁个拆二代。”从坊间热词中就能知道前几年拆迁工作的火热。 一方面拆迁户们需要新房子住,另一方面拆掉一个容积率为2的小区,可能造出一个容积率为5的小区,这种建设规模是非常大的,去库存压力也不小。 在以上三个需求的共同作用下,我们的房子多了,房价涨了,GDP也上来了。可现在,这三个需求都释放得差不多了,或者说释放速度的高点已经过了。一是世界的人均住房面积都在50上下,德国45,法国和芬兰40,即便是都住着郊区大House的美国也是65,没有说提高到一两百。 所以中国城市住房短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少人从家属院搬到了商品房,现在只有说想去一二线城市奋斗缺房,没有说想进城有个房子都难。

                                      我们说房地产到了高位平台期,并不是说房地产不行了。 现在中国商品房年均销售1200万套,二手房400万套,新房占比仍然很高,离那些发达国家的存量博弈时代还很远。

                                    最典型供求紧张的城市是深圳,现在的商品房只有170多万套,但实际管理人口超过2000万,其中还有一堆一人多套的。满深圳的打工仔,有房者却寥寥无几。 二货币现象,过去二十年改革开放红利和人口红利兑现的二十年,祖国的经济高速增长,货币也理应供应充足。2004年我们的基础货币4万亿,但2018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32万亿,增长了8倍。 可是,这十几年来按照CPI来算通胀,大概在年4%左右,并没有多严重。可乐还是3块钱一瓶,手机还是几千块一个。 那么,我们是如何保住这种通胀水平的呢?显然,房地产这个家伙就很关键了,房地产实际上吸收了货币造成的通胀因素,你说房价不涨可能吗?

                                      未来哪里是房地产热点城市?中国在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的新房销售额分别占比33%、13%和8%,加起来占了半壁江山还多。 这三大城市群集中了大量的房地产开发投资,因为人口往核心城市群聚集是每个发达国家崛起的必经之路,房企未来的拿地重点肯定是中国区域经济最发达的几个片区。 而且数字经济时代,不同区域科技技术差距巨大,后发区域的后发劣势更难克服。县域以下经济体、人口净流出三四线,更是被各大房企抛弃的地方。 城市一旦持续有新房开发,土地财政转得起来,基建配套稳步提高,新房可以卖得上价,二手房就可以趁势涨点。最怕的是一个城市没啥房企愿意进来,进来也都是割一票就走的那种,房价未来大概率阴跌。 那么未来哪些城市的房地产市场空间依旧很大呢?我认为要从这三个方向去思考:一是人口还有很大增长空间的新一线城市。上海现在的人口是2500万,即使到2030年也很难变成4000万,一方面是北上控人的政策,另一方面也是人口承载力没那么夸张。 但现在人口是1000多万的一些城市,以后会往2000万的方向扩张,这依然是很大的一块房地产开发空间。尤其一些首位度较高的城市,一方面能获得省里面更多的财政扶持,另一方面也会吸引更多本省人口。

                                    今日关键词:庞博吐槽热依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