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研究所-1975年蒋介石过世后蒋经国还写了四年日记-青岛新闻网

  • 时间:

刺猬索尼克撤档

「經國日記今日全部閱畢,悲喜交集。悲者悲其多憂多愁,有損其身體,喜者喜其智能充裕,志氣堅強,足以繼承我事業也。」(1972年2月13日)

原定2010年對外公開的蔣經國日記也因訴訟爭議未能如期開放。

「看經兒去年日記,彼之環境冤屈,幸能立志自勵,前途大有可望。余年老多病,愧對國事無大貢獻耳。」(1972年1月27日)

蔣介石(中)與蔣經國(左)、蔣緯國(右)

蔣經國是從1937年自蘇聯回國后開始寫日記的。吳景平教授表示,儘管日記的具體內容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與1937年蔣經國自蘇聯回國之後的經歷密切相關。值得期待的是與蔣經國擔任贛南行政督察專員、莫斯科會談期間的中國政府代表團成員、戰後東北接收特派員等職位直接相關的內容。「特別是1949年去台之後,蔣經國的地位迅速上升,在諸如去台之後國民黨的重大決策和高層人事更替,台灣地區的政壇風雲和社會變遷,兩岸關係,與美國及日本的關係等方面,蔣經國日記如有直接記載的話,其史料價值是無可替代的。」

蔣經國是蔣介石長子,1910年生於浙江奉化,15歲前往蘇聯接受馬克思列寧主義教育,1937年回國。1949年隨國民政府遷台以後,逐漸走向權力中心,蔣介石去世后成為台灣地區最高領導人,於1988年1月13日去世。

隨後台灣「國史館」向美方法院聲請將訴訟移至台灣進行,「國史館」在台北地方法院提出民事訴訟,主張「兩蔣日記」中夾雜公文書應交給「國史館」,「兩蔣日記」中非屬兩蔣任職台灣地區領導人期間日記為其個人所有,而「國史館」經保管人蔣方智怡贈與而取得保管權。

據陳紅民介紹,蔣介石晚年身體狀況欠佳時,仍堅持閱讀蔣經國日記,並有大量批註。1972年1-2月間蔣介石日記中數次記載閱讀蔣經國日記的感受,如:

陳紅民還表示,此前坊間流傳有一些題為《蔣經國日記》的出版物,主要是根據已有資料編纂的,「但是真真假假編在一起,以訛傳訛,沒有學術價值。」

此前因日記所有權爭議,蔣家後人、台灣「國史館」對簿公堂,這一纏訟多年的案件於今年夏天取得突破性進展,各方達成協議,決定公開蔣經國日記。美國聯邦聖荷西法院於今年9月9日正式同意胡佛檔案館向全世界公開蔣經國日記複印件。

蔣友梅等人認為,日記所有權為蔣經國繼承人共有。胡佛研究所考慮日記所有權爭議,對可能主張日記所有權的關係人全部提告,要求確認日記歸屬。

肖如平認為,蔣經國日記的史料價值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研究蔣經國個人內心世界最重要的史料,這是其它檔案資料、文獻資料、口述史料無法替代的;二是研究台灣「兩蔣」時期政治、經濟、軍事、情報,以及兩岸關係不可或缺的資料;三是研究蔣介石、蔣經國家庭生活史的重要資料;四是研究蔣經國人際關係的重要史料。

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將公開現存於胡佛檔案館的蔣經國私人日記。胡佛研究所研究員、胡佛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林孝庭向澎湃新聞確認了這一消息,並表示,胡佛研究所將於2019年12月17日舉辦發佈會,邀請重量級學者討論蔣經國的政治生涯,還將展示部分日記原件內容。目前胡佛檔案館處於閉館狀態,預計2020年2月間重新對外開放,屆時歡迎各界人士前來閱讀日記。

「蔣經國日記和跟蔣介石日記不同,後者可以說是心靈史,但蔣經國不能在日記中肆意抒發情感,一方面與他同時處事的人都是長輩,另一方面日記要給父親過目,他不得不有所顧慮,可能個人感情袒露得不多。然而『兩蔣日記』的對讀將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議題。」陳紅民說。

「看經兒去年6、7月日記,心甚安樂,可以繼承我志也。」(1972年2月8日)

「重審經兒日記,加以批示。彼說『成敗之分在於絲毫之間』。此言與我平時經驗,實獲我心也。我又為『存亡之分由於一念之間』也。」(1972年2月14日)

陳紅民向澎湃新聞表示:「蔣經國於1925年前往蘇聯,1937年中蘇關係改善後蘇聯方面才同意其回國。這時他和父親蔣介石已經多年未見,蔣介石安排他在故鄉奉化溪口讀書,正好張學良也在那裡,就安排他們一起讀中國古書,叫他『補課』和『洗腦筋』。蔣介石很注重日記對人心靈的塑造,要求蔣經國每天寫日記。蔣經國就是這樣開始寫日記的。張學良的日記也是這時開始寫的。」

吳景平表示:「在蔣介石晚年,蔣經國實際上已經全面掌控台灣政局;蔣介石去世后,蔣經國作為國民黨政權最高領導人的地位更是無可爭辯的。尤其在台灣地區的政治演進、經濟與社會民生髮展、兩岸關係走向和解交流、反對『台獨』和堅持台灣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等問題上,蔣經國起過十分重要的作用,其影響將長久存在。今天人們關注蔣經國日記的開放,並且可以預期相應的『閱讀熱』、『研究熱』的到來,與他的歷史重要性直接相關。」

蔣介石日記在胡佛研究所開放閱覽后,台灣「中研院近史所」着手出版相關內容,於2010年12月在台北舉行大型研討會,計劃在會上進行「蔣中正日記」(1950年-1954年)的首髮式,因蔣家後人蔣友梅女士(蔣經國長孫女)在會議前夕提出訴訟而叫停。

林孝庭表示,關於「兩蔣日記」所有權的訴訟案目前仍在審理中,胡佛研究所尊重台北法院的最後判決結果,日後也會進行必要的協助,並特別感謝「國史館」館長陳儀深、蔣友梅女士、蔣孝嚴先生及其他蔣經國先生家屬對此次開放蔣經國日記的支持與努力促成。

蔣經國在蔣介石的要求下記日記,並將日記交給蔣介石審讀。蔣介石也把閱讀、批註蔣經國日記當作重要事務,他對蔣經國的教育很大程度上通過日記來完成。蔣介石甚至曾將自己的日記給蔣經國觀摩學習。1944年1月3日,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晚與經兒談話。父子互觀日記辦法最有益於倫理與修養也。」

吳景平認為,蔣經國的家世和經歷,決定了他的全部日記都具有仔細閱讀的價值。「結合自己的研究領域,原先非常期待的是1948年蔣經國在上海『打老虎』期間的日記手稿,以便與坊間流傳的蔣經國《滬濱日記》比較,但很遺憾地聞悉胡佛藏蔣經國日記手稿中不包括1948年。很希望見到1945年隨宋子文參加莫斯科會談的記載,以與宋子文檔案的有關記載進行比較;另外會注意有關東北接收的內容,以與同時參加東北接收交涉的張嘉璈、熊式輝的日記進行比照。當然,1949年這一年無小事,如蔣介石下野、李宗仁『代行總統』、北平國共會談、國民黨軍事大潰敗和去台、美國發表對華政策白皮書等等,都屬於『先睹為快』的內容。如果問1949年去台之後蔣經國日記中哪些方面的內容最為值得關注,那應當是有關『台獨』勢力的由來及兩蔣父子的態度與應對。」

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吳景平向澎湃新聞表示,今年10月上旬已經獲悉蔣經國日記將於2020年2月公開的消息,並將在「第一時刻」專程前去胡佛檔案館閱覽。「在蔣介石日記開放之後的十余年裡,有關蔣經國日記是否開放以及何時開放的問題上,此前學術界得到的訊息一直是不容樂觀的,主要理由是蔣經國日記中涉及到的人物較多尚在世,蔣家後人之間對於開放的意見也不盡一致。」吳景平說。

浙江大學蔣介石與近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陳紅民告訴澎湃新聞,胡佛研究所已經發出相關郵件,歡迎學界同仁前往閱讀蔣經國日記。「關注了十幾年,終於等到了。浙江大學蔣介石與近代中國研究中心近年來致力於搜集與蔣介石及其家人有關的檔案,包括蔣經國相關內容。我們應該會儘快去『一睹真容』。」

學者們關心哪些內容?蔣經國日記價值何在?

「看經兒去年日記解悶。」(1972年2月1日)

2005年,蔣介石的孫媳蔣方智怡女士正式與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簽署合約,將蔣介石日記手稿、蔣經國日記手稿(以下簡稱「兩蔣日記」)暫存胡佛研究所,時間為50年。胡佛方面將日記拍成縮微膠捲,再以微卷複印為紙本,供學者閱覽。其中蔣介石日記於2006年-2008年期間陸續開放,在學界掀起一股研究熱潮。

蔣經國與蔣介石几經波折的「兩蔣日記」公開歷程

蔣經國夫婦與兒孫們在一起蔣經國為什麼寫日記?坊間流傳的日記是真的嗎?

蔣經國曾親自公布過一小部分日記,主要是為了塑造父親蔣介石的形象和呈現他們的父子關係。「1975年蔣介石去世后,蔣經國公布了《守父靈一月記》,即為蔣介石治喪一個月間的日記,在台灣出過幾個版本。此外,蔣經國曾把1949年的日記全部出版,題為《風雨中的寧靜》。但這些是他在世時公開的,與日記原稿是否有不同?是否修改過?這是個有趣的話題,如果我去胡佛看蔣經國日記,會先比對這些內容。」陳紅民說。

「蔣經國其實是個有趣的人,但他是蔣介石的兒子,不能自由地發展。」陳紅民認為,日記作為一種當時記錄的、連貫性的史料有其獨特價值,跟多年以後集中撰寫的回憶錄性質大有不同。尤其是蔣經國日記涵蓋了近半世紀的中國歷史,這期間中國走過了風雲變幻的大時代,其價值是非常值得重視的。

「日間看經兒去年日記,精神為之一振,此而可繼我事業,完成革命也。」(1972年1月25日)

陳紅民表示,「即使蔣經國在日記中沒有流露太多私人感情,他的日記仍有不可替代的價值。蔣經國自1935年起就跟在蔣介石身邊,他的日記與蔣介石日記對讀將會有新的視角。在台灣時代,他漸漸從幕後走到前台,尤其在1965年陳誠過世以後,地位越來越重要。1971年以後,蔣介石就基本上『退居二線』,1975年蔣介石過世后蔣經國還寫了四年日記。這期間他參与了台灣十大建設、經濟起飛、社會變革等重要的歷史進程,對我們了解中國現當代史,尤其是台灣地區走過的歷史非常重要。還有,1979年中美建交對於時任台灣地區領導人的蔣經國而言是一個重大打擊,也是影響歷史進程的重大事件,如果蔣經國日記中有相關內容,是很值得關注的。」

「看經兒去年日記有益。」(1972年1月29日)

《蔣經國傳》(浙大出版社,2012)作者、浙江大學中國近現代史研究所所長肖如平教授對澎湃新聞表示,整體而言,蔣經國的學術研究還非常不夠,一個重要原因是蔣經國資料公布得太少。之前學界利用較多的是他的言論著述彙編,近年來「國史館」出版了《蔣經國書信集》《蔣經國手札》等,公布了蔣經國的部分忠勤檔案和會客記錄等。但由於種種原因,他後期的檔案資料很多至今未解密公開。

林孝庭指出,蔣經國日記涵蓋1930年代至1940年代其在贛南擔任行政專員的經歷,1945年抗戰結束前後他參与國民政府與蘇聯之間的交涉談判,戰後協助接收中國東北的艱巨過程,以及1949年政局動蕩風雨飄搖之中、他追隨父親蔣介石的慘淡經驗,1949年以後主導情報與軍隊政治工作、經手歷練重要政務,以及1970年代他成為台灣地區領導人後所面臨的內外艱巨挑戰,這些內容日記里都有詳細記載。儘管日記作為史料有其相對主觀與局限之處,但對於關注近代中國歷史演變、特別是1949年後台灣發展與兩岸關係的廣大學者與民眾而言,其日記內容仍可提供大量珍貴訊息,讓讀者得以窺探蔣經國的內心,甚至有可能顛覆對過往歷史事件的認知與看法。

原標題:蔣經國日記2020年2月開放,所有權爭議纏訟多年終獲進展  蔣經國日記將於2020年2月開放閱覽

據林孝庭先生介紹,胡佛檔案館所藏蔣經國日記,始於1937年5月他從蘇聯返回中國,止於1979年12月底,其中1948年日記佚失,1937-1940年以及1945-1949年日記為謄抄本,其餘為蔣經國親筆原件。

今日关键词:24城复工率超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