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研制-王选正在查看用汉字激光照排系统排出的报纸胶片-笑一笑猎奇新闻

  • 时间:

马蓉暗讽王宝强

當年,北大的數學專業猶如皇冠上的明珠,但計算數學在當時是個冷門,因為選擇它就意味着和計算機打交道。在那個年代,見過計算機的人都寥寥無幾,更別說去研究它了。

中國人的故事|強國脊樑:「當代畢昇」王選

1994年1月,北大方正集團研製成功高檔彩色出版系統,王選(左)在介紹這一科研成果。圖片來源:新華網

《當代畢昇——王選》視頻截圖。資料圖

《當代畢昇——王選》視頻截圖。資料圖

一顆追夢赤子心漢字激光照排系統的發展還有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1974年8月,經周恩來總理批准,中國開始了一項被命名為「748工程」的科研,科研分為三個子項目:漢字通信、漢字情報檢索和漢字精密照排。在王選的堅持下,研製西方還沒有產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統成功「擠」進了「748工程」。

他琢磨每個漢字的筆畫規律,發現漢字是由橫豎折等規則筆畫和撇捺點等不規則筆畫組成。他根據漢字的起筆、收筆、轉折等筆鋒,以及筆畫的起始位置等,再結合數學和計算機軟硬件的知識,發明了高分辨率字形的高倍率信息壓縮技術和高速複原方法,率先設計出相應的專用芯片,在世界上首次使用「參數描述方法」描述筆畫特性,並取得歐洲和中國的發明專利。

2006年2月13日,在他去世的那一天,北京大學在百年講堂布置了靈堂,人們從全國四面八方趕來弔唁他,表達對他的崇敬之情。這個人就是王選。

青春共振他们说

王選正在查看用漢字激光照排系統排出的報紙膠片。 資料圖

《當代畢昇——王選》視頻截圖。資料圖

《當代畢昇——王選》視頻截圖。資料圖

攻關的日子是艱難的,但唯其艱難才能成就偉業。為了攻克漢字激光照排技術難關,那些年他幾乎放棄了所有節假日。

網友留言。資料圖王選,用「輪廓+參數」描述筆畫特性,解決了漢字字形信息的計算機存儲這一難關,掀起我國報業和印刷出版業的技術革命,讓今天的中文手機短訊和電子郵件等變成了現實,讓我國古老的漢字,煥發出新的生機!(中國青年網記者 方瑞 楊維瓊 實習記者 曹若鴻 綜合科普中國等)

1961年夏天,王選只得回到上海老家養病。難道自己滿腹的知識和想法,以後就只能在這裏曬太陽了嗎?他不甘心。

王選猛然意識到,如果這一切都能用計算機操作,結果將大不一樣。王選根據自己的大胆設想,直接提出,研製西方還沒有產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技術。

但王選毅然選擇了計算數學。他說,發展計算技術,不但是國際潮流,也是國家需要,一個人如果把自己的工作和國家的前途命運聯繫在一起,很有可能創造出更大的價值。

《當代畢昇——王選》視頻截圖。資料圖

《當代畢昇——王選》視頻截圖。資料圖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當時鑄字用到的鉛合金達20萬噸,銅模200萬幅,環境污染嚴重,嚴重失衡的產業格局,使中國人一直抬不起頭來。

而這時候,世界科技的發展卻是日新月異。在全球信息爆炸的時代,國外採用電子排版,已經在研製激光照排系統四代機,但中國,仍是一千多年前的活字印刷術。

王選在指導青年科技工作者進行新技術開發。資料圖

1994年,王選與妻子陳堃銶一起查看漢字激光照排系統輸出的排版膠片。圖片來源:新華網

1958年,王選以優異的成績畢業,留校當助教,並投身北大自主設計的「紅旗機」的研發中。由於工作量巨大,長時間的體力透支讓他的身體垮了下來。

王選,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能引起如此眾多關注的目光?

1995年11月6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副總幹事巴德蘭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科學獎」獲得者王選(右)頒獎。圖片來源:新華網

1979年7月27日,在北大的計算機房裡,科研人員用自己研製的激光照排系統,一次成版地輸出了一張由各種大小字體組成、版面布局複雜的八開報紙樣紙,報頭是「漢字信息處理」六個大字。這是首次用漢字激光照排機輸出的中文報紙版面。這是第四代漢字激光照排系統的重大成果!

《當代畢昇——王選》視頻截圖。資料圖

新中國成立70年來,電子信息技術飛速發展,在全世界的各個角落,只要你用電子設備獲取中文信息,就應該想到一個人,他帶來繼活字印刷術后中國印刷界的「第二次革命」。因為他,漢字和中華文化的傳承與發展進入信息化時代。

国家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當代畢昇——王選》視頻截圖。資料圖

漢字的激光照排之路,猶如唐僧取經,困難重重,特別是面對最困難的漢字的數字化存儲。要讓計算機接納漢字,談何容易:西方文字只有26個字母,而漢字數量繁多,是英文的數百倍,而印刷的漢字,還有字體字號的變化,要想建立起漢字字庫,這跟當時的計算機發展水平完全不符,計算機根本處理不了,這成為當時公認的世界難題。

無熱血不逆襲漢字激光照排系統就是把每一個漢字編成特定的編碼,儲存到計算機,輸出時,用激光術直接掃描成字,但國內當時還停留在鉛印時代,我國打算研製自己的二代機、三代機,由於技術太過超前,王選長期以來一直受到懷疑,甚至有人說他,「玩弄騙人的數學遊戲」「你想研製第四代,我還想研製第八代呢」。王選說,自己也就是在那時候,學會在罵聲中成長。

1981年7月,我國第一台計算機漢字激光照排系統原理性樣機華光I型通過國家計算機工業總局和教育部聯合舉行的部級鑒定。1992年,王選又研製成功了世界首套中文彩色照排系統!

這些成果開創了漢字印刷的一個嶄新時代,引發了我國報業和印刷出版業「告別鉛與火,邁入光與電」的技術革命,徹底改造了我國沿用上百年的鉛字印刷技術。漢字激光照排系統使我國傳統出版印刷行業僅用了短短數年時間,從鉛字排版直接跨越到激光照排,走完了西方几十年才完成的技術改造道路,被公認為畢昇發明活字印刷術后中國印刷技術的第二次革命。

這事,得從他1954年考取北京大學數學系說起。

今日关键词:火狐狸造假者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