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骆驼-如今74岁的尼玛老人和51岁的儿子哈达布和还在坚守-叙利亚新闻最新消息

  • 时间:

发电量创历史新高

尼瑪老人:我們(需要)小心翼翼地前進,特別謹慎,當年邊境管理部門要求,絕不允許站立山頭。

母子巡线 重走守边路

當年,邊境線的圍欄還沒有建好,為了防止駱駝出境,尼瑪就在這裏一邊放駝,一邊巡線。時間久了,她有了自己的一套偵查方法。

尼瑪老人:今天再次來到這裏,想起當年自己的義無反顧,現在很有成就感,我奮不顧身,為自己的一生感到自豪,非常高興。

只有25歲的她沒有絲毫猶豫,胸前戴着紅花,背起3歲的兒子哈達布和,帶着母親和弟弟,一家四口翻沙嶺穿戈壁,大卡車開了整整2天,才來到了黃沙漫天的戈壁孤島。

不忘初心 戈壁上的堅守帶著兒子和母親,在不毛之地一守就是48年,槍膛里永遠留一顆子彈。她是女人,更是戰士,把最青春美麗的年華留給了邊境線上的戈壁灘。其實,尼瑪老人還是有着44年黨齡的一名老黨員。當時面對艱苦的環境,她不僅沒有退縮,還在1975年提交了入黨申請書,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如今,老人的身體明顯不如從前,巡線的任務主要由兒子哈達布和來完成。兒子說,他會牢記母親守邊的初心,繼續守護好祖國的邊境線。

除了要扛起家務活,巡邊的工作壓力也非常大。當時,邊境形勢複雜,為了防範可疑人員出入境,尼瑪要隨時保持警惕。

守護邊境48年,如今74歲的尼瑪老人和51歲的兒子哈達布和還在堅守,用實際行動書寫着對祖國濃濃的情。我們感動于那份執着和那份對初心的傳承,向他們致敬。

48年來,鄰居走了,尼瑪的母親也去世了。如今,家中就只剩下他們母子和兒媳婦,這40多公里長的邊境線,就由他們一戶人家承擔。

從老人身上我們可以感受到一股剛毅的勁兒。能夠有這樣的氣場,來源於過去這48年守邊發生的故事。

△尼瑪老人的家這天一大早,哈達布和就接到了當地邊境派出所的電話,問他能否出門巡邏一次,看看邊境線上的情況。

像太陽一樣 發光發熱通過這對母子的故事,我們看到了一個女人的堅韌,感受到她對邊境線上這片茫茫戈壁最深沉和質樸的愛。「尼瑪」是藏語,意為「太陽」,「哈達布和」蒙古語意為「堅實的岩石」。母子倆的名字就是他們一生的印照:像太陽一樣,無論四季輪迴,它一直在那,發光發熱;像岩石一般,無論風吹雨打,它依舊堅強如初。

△尼瑪(左)她的兒子:哈達布和(右)

尼瑪老人:入黨以後,我覺得投身祖國邊疆地區,守護邊境的責任更加重大,這是個光榮的職責,所以我選擇了就無怨無悔。

在這戈壁灘上,她經歷過暗無天日的沙塵暴,以及三十多隻狼吃掉羊群的驚險經歷,但相比常年巡邊的艱苦和孤獨,這些都不值一提。

48年前,尼瑪帶着3歲大的兒子離開家鄉,來到距離邊境線只有11公里遠的大漠戈壁處,開始了守邊巡線的生活,一守就是一生。

尼瑪第一次巡邊是在1971年,那年,她所在的地區選拔民兵護邊員,因為尼瑪和她的弟弟是團員,就被選派搬遷到恩格日烏蘇嘎查最北端的中蒙邊境線「8號點」。

蓋房、放牧、擠奶、巡邊。。。。。。25歲的尼瑪撐起了整個家。一年以後,弟弟找到了工作離開這裏,家庭的重擔幾乎全都壓在了她的身上。

而現在,邊境線的圍欄早已建好,家裡的駱駝便可以散養在外,老人也就很久沒有再走到這裏。

截至目前,母子二人已經累計巡邊18多萬公里,只要有可疑情況,哈達布和都會及時通過手機APP反饋給邊境管理部門,他們家也被評為居邊護邊堡壘戶、優秀邊民和阿拉善最美家庭。

尼瑪老人:通過駱駝的腳印能分辨和判斷出駱駝行蹤,別人或自家的駱駝都能通過腳印分辨出來。如果遇到特殊的蹤跡,通過多年的經驗就能判斷是普通牧民家放養的駱駝,還是有目的性前進的駱駝,如果遇到可疑蹤跡,就會進一步偵查。

艱苦守邊生活 撐起一個家老人家今年73歲,行動上多少有些吃力,但是整個巡線的過程中,老太太堅持不讓人扶,一直說「我能自己走」。

哈達布和從小跟着母親長大,看母親巡邊、放牧十分辛苦,一直以來特別體諒母親。

儘管兒子已經走到坡頂進行觀察,尼瑪老人還是執意要走上去看一看。她告訴我們,站在這裏可以觀察駱駝和羊群的蹤跡,再用望遠鏡,更是可以清晰地看到邊境線以外的情況。

儘管尼瑪老人上了年紀,腿腳有些不便,但隔一段時間也會和兒子出去巡邊。這次,她和兒子一起帶我們去她40多年來默默堅守的邊境線上再走一走。

歷經半個世紀的巡邊和放牧生活,尼瑪老人已年逾古稀,雙腿也已經變形,不再方便獨自一人出去巡線。如今,兒子哈達布和接過了母親薪火相傳的守邊「接力棒」,傳承着母親的初心,一家人繼續堅守在這片土地。

內蒙古西北端,阿拉善右旗與蒙古國接壤的邊境地帶,這裏人跡罕至,放眼望去只有連綿起伏的沙丘與戈壁和偶爾出現的幾頭駱駝。很難想象,在沙丘深處,還有一戶人家。

△尼瑪的兒子哈達布和當年,哈達布和到了上學的年紀,其他2戶一同前來守邊的鄰居都選擇陸續離開,但身為黨員的尼瑪卻堅定地選擇留下來。

一路顛簸着行駛了大約半個小時,終於來到了巡線的第一站——潛伏哨所。這樣的小山包是戈壁灘上的制高點,過去,尼瑪就在這裏站崗放哨。

雖然也會想念家鄉,但老人從沒想過離開這裏。

△小山包是戈壁灘上的制高點過去沒有交通工具的時候,尼瑪巡邊只能靠騎駱駝,一趟就需要一天的時間。這幾年生活條件好了,家裡也買上了汽車,巡線變得方便、快捷許多。

戈壁砂石,人煙寂寥。春去秋來,寒冬炎夏。一部望遠鏡、兩隻狗、一群駱駝和羊,在這裏陪伴着尼瑪老人走過半個世紀。

△尼瑪老人和她的兒子哈達布和在偵查

原標題:堅守半個世紀、累計巡邊18萬公里 這對母子成為邊境線上的「堡壘戶」

由於邊境荒漠無人居住,他們取暖、做飯所用的煤和煤氣罐,只能到300多公裡外的額濟納旗或者更遠的阿拉善左旗拉運;17公裡外的一口人工水井,成了全家飲水的主要來源。當年交通不便時,尼瑪騎駱駝拉一趟水就得一天的時間。

確定周邊沒有可疑情況后,我們繼續往邊境線走,這裡是老人以前放駱駝的草場。

在完全沒有路、原生態的戈壁上,行駛了40分鐘,我們終於到達尼瑪老人的家。

今日关键词:美国将恢复死刑